77书库 > 穿越365bet备用网址器_365bet中文_365bet手机官网网址 > 风起大宋 > 第四百八十一章 平阴军火炮攻宣赞 衍圣公携宝奔徐州
????——磁阳山

????原本每日冒着炼铁导致的黑烟的磁阳山似乎要把这几天没有冒的黑烟一口气冒出来,整座山被烈焰火舌来回舔弄着,直到露出焦黑的土地和烧剩下的树根残骸才恋恋不舍的离去。

????宣赞一把火让磁阳山钢铁厂化为了灰烬。

????在远处的村民看着这一切,心中又痛又恨,磁阳山的铁厂让他们有了一份钱多的生计,他们不在乎这些钢铁是用在了什么地方,他们在乎的是孩子的饭碗里是不是多了块肉,在乎自家婆娘是不是可以多做一件衣服。

????宣赞并没有难为磁阳山附近的村民,他毕竟是郡马,这点廉耻还是有的,他烧完了磁阳山后就快马加鞭的赶回兖州备战,此时的兖州已经变成了一个大工地,到处都是搬运石头、木材的民夫,他们在抓紧时间加高加固城墙。

????城楼上正在指挥的关胜看到宣赞回来,指着远处说道“好兄弟,我在这城头就看到了黑烟,你现在立刻去漕河镇下寨,记住,一旦贼军来,以袭扰为主,除非有我将令,否则万万不可轻动。”

????宣赞拱手道“末将得令!兄长你就看好了吧。”

????——

????花开两头,各表一枝,姜德四路攻刘豫,分攻任城、胶西、莱芜、龚县四地,其中史进,韩滔攻胶西,胶西县令还没等大军杀到,就带着家眷细软和守军直接奔密州去了,二人才用了三日就杀到了密州,将密州围的水泄不通,只等打造器械攻城。

????滕戡则是碰到了莱芙守将李成,滕戡本仗着自己武勇,希望用斗将的方式削弱本就低下的守军士气,却没想到李成居然勇力绝伦,能挽弓三百斤,站在城头一箭射落滕戡的头盔,这还是滕戡反应的快,不但没有削弱守军士气,反而让守军士气高涨了起来,滕戡气急败坏,令军士准备攻城梯,以弩炮为掩护,强攻莱芙。

????李成本是试弓手出身,每次临阵都身先诸将,还效仿古人,士卒未食不先食,有病者亲视之,使得莱芙全军上下用命,滕戡首战厮杀两个时辰,战死数百人也没有登上城头,不由让滕戡收起了小觑之心,一边报战报给姜德,一边重新布置,准备再战。

????再说卢俊义,任城郡守孙鑫鹏是当地人,虽然刘豫下令让他撤军到兖州以便集中兵力坚守,但他根本不愿意放弃祖地,卢俊义杀到后,先是佯装去砍伐树木,却连夜用火药炸开城门,孙鑫鹏被巨响惊醒后吓得连忙找马匹想逃走,被赶来的卢俊义部将独术虎一刀砍下头颅。

????四路之中反而是原以为会有坚强抵抗的姜德最为顺利,姜德直到磁阳山都没有遇到任何敌军,来到磁阳山,姜德看着变成一片焦土的矿厂气的浑身发抖。

????“侯爷,这关胜好不客气啊,等我碰到他,非要一刀砍翻他不可!”朱仝是随军将领中对关胜最不服气的一个,尤其是他的好兄弟雷横被俘,更是让他下决心要亲手为雷横雪耻。

????“这个账,我们是一定要和刘豫算的!”姜德看向许贯忠说道“军师,我军一路来,一个敌军都没有碰到,看到敌军是想在兖州和我军决战啊。”

????许贯忠看向兖州方向说道“兖州附近一马平川,无险可守,四周州府非降即困,要想等援军也是遥遥无期,关胜非庸人,我料其必会调遣一军囤于城外,以为掎角之势。”

????“拿地图来!”姜德回头叫道,边上的随军参谋从后背背着的竹筒中倒出地图,和另外一人一同打开。

????“侯爷请看,根据时局长的情报,泗水还有一军,是护卫仙源的,非必要不会轻动,那祝彪就在泗水军中,这也是兖州的后路。

????我军是从北顺着洸水进军的,如我是关胜,我必会调遣一军伏于城北,如我军攻城,这军就可以袭扰我军粮道。”

????说着,许贯忠在兖州城北开始滑动着“应该在这!”

????许贯忠指着地方在地图上叫漕河镇。

????“我军从发檄文到突袭到这里还不到五日,想兖州准备必不充分,如能进城镇,还是会选择在城镇作战。”

????姜德看了一下漕河镇的位置,问道“卢军长现在在什么位置?”

????边上参谋查了一下最新的通报说道“卢军长三个时辰前来的通报已经留下一个团的兵力守任城,其余部队开始向我军靠拢,预计明日傍晚抵达磁阳山。”

????姜德想了想说道“本来以为敌军会固守磁阳山,但现在会师于此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传令卢军长,令其派五千人驻磁阳山后,我会留下五百骑兵给他遮蔽战场,其余兵马前往兖州,我则率本部穿插至漕河镇,即使那里没有守军也要先拿下作为我军粮草囤积之地,随后....”

????姜德指向仙源说道“我想直接攻取仙源!”

????“攻仙源?”许贯忠也没有想到姜德居然准备跳过兖州。

????古代由于交通不便,除非是可以就粮于敌的精锐骑兵,否则很少有部分敢直接跳过有大军固守的城寨去攻取下一个要点,例如此次金兵南下,完颜宗望虽然一路跳过了多地,但当发现无法快速攻取开封后就只能急急忙忙的后退,如果大名府等地当时都被他攻取了,他大可留在黄河北岸过冬。

????姜德点了点仙源说道“仙源有衍圣公,刘豫的后台是谁?不是朝廷,是以衍圣公为首的儒学各世家,我就不相信,如果我攻仙源,兖州敢不救。

????就靠在泗水的那几千人,再加上仙源不到万人的私军,也能抵挡我四万大军?

????一旦他发兵救援,我军就可以用骑兵野战制胜!兖州更可以趁机拿下!”

????许贯忠想了想,觉得从军事上可行,回道“侯爷如此做,军事上可行,但在政治上,是否需要进一步考虑,毕竟我们发的檄文写的是刘豫,而非孔家等世家。”

????姜德哈哈大笑道“先生迂腐了,那檄文不过是一块遮羞布,我们此次要拿来开刀的就是儒学世家,你放心吧,只要我杀进了仙源,孔家会第一个打开门来迎接我的!”

????姜德说这话是很有信心的,他小时候就在父亲的逼迫下泡图书馆时,翻到过一份1974年12月14日的人民曰报,上面写过一个事情,说的是1908年,当时的山东是德国的势力范围,而清朝的临时当家人光绪搞起了维新变法,废除了科举制度,不得不说当时的孔家对时政极为敏感,他们立刻判断清朝要完蛋了,你不完蛋你挖我儒学根子我们也得让你完蛋啊,然后带着人马,组织了乐队,吹吹打打的将....将威廉二世的画像迎入了衍圣公府,这事情把章太炎气的够呛,写到了书里,后来要不是孔氏族长孔传溶到山东巡抚衙门控告衍圣公孔令贻,以孔令贻“违例虐族,玷祖辱国”等名,状告了他十大罪状,后世的衍圣公府内还可以看到那幅威廉二世的画像呢。

????但从侧面也可以看出,以孔家为首的儒学世家,真的没什么骨气可言,对于他们来说,家族永远比一切都重要,只要能保证家族的利益,别说让孔子剃个头,就是让孔子染个发也不是什么难事。

????当然,后世网络流传那张剃头的孔子画像其实是伪造的,但金元时期的北方孔庙可的确被换了行头,据岳珂《裎史》记载,当时的涟水孔庙内所供奉的孔子像就是草原民族的打扮,这一点上,清朝女真还算客气多了。

????姜德军令一下,大军立刻开拔,浩浩荡荡的奔洸水边上的漕河镇去了。

????——兖州

????关胜焦急的站在北门的城墙上,他已经一日没有得到漕河镇的消息了,宣赞绝对不会忘记互报情况,唯一的可能就是平阴军已经到了附近,斥候遮蔽了战场,阻挡了快骑的传报。

????关胜对边上的传令兵说道“派二十骑兵出城,分四队前往漕河镇,一定要搞清楚漕河镇的情况。”

????“报!!有贼军到城外十五里!”

????有斥候来报,关胜急忙问道“打的是什么旗号?有多少兵马,步骑多少?”

????“有骑兵阻拦,不得近观,打的是卢字和姜字旗号,似有数万人。”斥候拱手报道。

????关胜轻抚长须道“必然是贼军全军来攻,当小心防守,命一半的军士上墙防守,其余兵马屯于墙后,民夫再后。”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关胜果然看到浩浩荡荡的大军出现了,只见旌旗猎猎,尘土飞扬,骑兵环绕,战车滚滚,大军中冲出一支骑兵队伍,来到城下,为首一将手提麒麟枪,胯下麒麟兽,身穿麒麟铠,背后一个斗大的将旗,上书一个卢字。

????关胜见此人长的目炯双瞳,眉分八字,猜测是卢俊义,便在城头喊道“城下可是卢员外?”

????卢俊义枪指关胜喝道“我梁山和你兖州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为何要攻我工坊,劫我商队,抓我兄弟,杀我兵卒,我看将军一表人才,何不弃暗投明,绑了那刘豫出城来降,也省的百姓受刀兵之苦。”

????刘豫等人这时也赶上了城头,刘豫一听,看向关胜,关胜也不答话,要来弓箭对着卢俊义就是一箭,卢俊义哼了一声,枪头一抬,磕飞了来箭。

????“平阴侯欺君罔上,阴谋兵马,朝廷已经下旨捉拿,卢员外为何不弃暗投明?带兵马来降,等抓了姜德,员外也不失封侯之位啊。”

????卢俊义哈哈大笑道“就刘豫这样的庸才,也配我降?既然如此,就待我攻破城池后,再和你细说道理!”

????说完,卢俊义带着这支骑兵围着兖州城转了起来,刘豫看着卢俊义在城外窥视城防,对关胜道“关将军,这卢俊义只带了不到百骑,你勇武过人,何不下去抓了他?”

????刘豫话音未落,刘麟拱手道“何需关将军出战,小儿便可将其生擒之!”

????关胜本不想出战,但见刘麟要去,只能说道“卢俊义号称河北枪棒无双,非常人可敌也,还是末将去试探一下其虚实吧,小将军为我压阵即可。”

????刘麟本就对关胜抓了雷横而在军中声威大振这件事不爽,怒道“我先请战,自然我先去,关将军如此抢攻,非正将之所为吧。”

????关胜的脸更红了,他眯着眼睛看着刘麟,一言不发,刘豫打着哈哈的说道“吾儿虽勇,但关将军说的也无错,刀枪无眼,先探探虚实再说。”说完看向关胜。

????关胜拱手道“末将遵命!郝将军,尔等好生把守,我只单骑出城。”

????孔璟拍手道“关将军壮哉,此战若胜,好比昔日武安王解白马之围也。”

????武安王就是关羽在此时的封号,关胜眼中精光一闪,拿过大刀,骑上战马,喝令开门。

????郝思文担忧关胜有失,令城中精兵百骑,在城门口等待救援。

????卢俊义正围着兖州城墙看,思索如何打而不攻,牵制兖州守军,突然听到一声马蹄声,寻声望去,见一大将,红马绿袍,手握大刀,喜道“关胜居然一人出战,当真找死,务必生擒之!”

????说完,卢俊义催马上前,二人刀枪必举,也不答话,只听到铛的一声,关胜马速已起,力大刀凶,卢俊义只觉得喉头一甜,不由大怒,回手一枪,被关胜刀面所挡,二人你来我往,枪刺刀砍,胯下两匹战马也没闲着,蹄踹嘴咬,一匹是奇马异兽,一匹是传世良驹,一人是枪法无双,一人是刀法绝世,二人杀得是难解难分,只听到铛铛乱想,郝思文担心不下,带着白骑出城压阵,这边的唐斌也手持兵刃小心戒备,二将拼杀了上百招,都是大汗淋漓,气喘吁吁。

????如果有兴趣的人可以去试试看拿着哑铃全力挥舞十分钟,你会发现自己会累的手都抬不动,何况这二人手中的兵刃都是数十斤重的,尤其是关胜,手中大刀比卢俊义的长枪重的多,郝思文明显发现关胜挥舞大刀的速度开始变慢了。

????“不好,关将军不可久战!快快归来!!”郝思文大声叫了起来,边上的军士也拼命敲起了金锣。

????关胜猛地砍了一刀,逼退卢俊义,二将对视而立,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

????“好好好,我关某自刀法大成以来,还从未见过员外这般的对手,可惜卿本佳人,奈何从贼呢。”

????“哈哈哈,此话要我说才是,刘豫此人我深知,妒贤嫉能,不知大义,岂能成事,将军稍看我军如何破兖州此城!”

????说完,卢俊义倒转马头而回,关胜见卢俊义如此不惧自己用暗箭,不由心中赞叹,也和郝思文一同回到城中。

????关胜卸下战甲,来见刘豫,入内拜道“末将无能,留不下卢俊义。”

????“关将军,我看你不是留不下,是不想留下吧,我可是亲眼看到你和那贼人谈笑甚欢啊!”刘麟瞪着关胜道。

????刘豫也有些狐疑的看着关胜,关胜怒道“莫非本将,那雷横如何能被生擒,小将军如此欺人,难道不怕军心有失吗?”

????孔璟打着圆场道“关将军莫要生气,实在是刚刚众人皆有看到你二人谈笑,故而小将由此询问,也是为了解众人之惑也。”

????刘豫也知道这个时候是要用关胜等人的时候,便转移话题道“关将军,之前宣将军屯兵于外,此时正是用他的时候,当令其率军袭贼军之后啊。”

????关胜拱手道“末将明白,这就去传令。”

????——漕河镇

????看着一门门摆成一排的大炮,山东水系发达,尤其是有运河之利,虽然宋朝并不向定都于北京的明清两朝那么看重运河,但也没有小觑过,开封就是依靠运河和黄河等河流来运来八方货物的。

????漕河镇其实就是在运河边上的一个小镇,这里刚好可以用战船的火炮攻击。

????这也是宣赞等人情报缺乏,不知道姜德手中拥有大量威力巨大的火炮。

????庞万春再一次确认后,让传令兵来告知姜德一切准备完毕。

????姜德拿着望远镜看着城墙上严阵以待的宣赞,心中有些不忍,毕竟这都是汉家子弟。

????“令庞万春对准无人把守的城墙,给我轰开一段!”姜德最终决定以真理来说服人。

????数十门火炮重新调整了位置,当然,在运河之上虽然没有海上起伏大,但依旧只能确保一个大概方位。

????“开火!”庞万春选择了一段马墙,大声喝道。

????“轰!”“轰!”“轰!”“轰!”

????一门门火炮接替的开火,在战船上的火炮所谓的齐射其实也不会真的一秒不差的发射,那样战船会受不了。

????城头上的宣赞只见运河上的战船冒出一个个火光,接着,数十黑点飞了过来。

????“不好!蹲下!是火炮!!”

????宣赞大声喊道,他好歹在开封混过几年,见识不少。

????宣赞的传令兵还没来得及发布号令,数十发炮弹就撞到了城墙上。

????只听咚咚的撞击声,城头上的军士都可以感觉到脚下的城墙在晃动,这下不用宣赞下令了,不知道火炮还不知道投石机吗?所有军士都趴到了地上,有盾牌的还在自己身体上盖着盾牌,想着就算被砸死这样也能有个全尸。

????直到这时,宣赞才听到了隆隆的炮声。

????火炮声一阵接着一阵,宣赞突然发现炮弹的落点似乎都在一处自己没有派什么人把守的城墙,漕河镇不过是一个镇子,城墙本就不算高大,不过两丈多,也就是防止水贼用的,没用一炷香的功夫,被密集轰击的地方就被砸的转石不断的往下掉。

????“传令,停止炮击!”姜德见宣赞军已经一个人都没有在城头冒头了,便让信使去劝降。

????宣赞看着城下的信使,又看着城外黑压压的平阴军,知道自己不可能守得住漕河镇了,但想到关胜,咬牙喊道“我乃大宋郡马,岂能降贼,要战可,要降,不可!”

????城内军士听到宣赞的话,齐声大呼了起来,姜德看着士气不降反升的漕河镇,对许贯忠道“宣赞等人都是良将,死于此地过于可惜,我必要生擒之!”

????火炮的轰击继续着,只是位置改为了城门,姜德不再期望宣赞会不战而降。

????火炮轰击了一炷香,被加强的城门还是被火炮砸开了,说到底,这不过是一个镇子罢了。

????随着城门被炸开,等候多时的朱仝、姜信泰各率一只兵马冲杀了进去,林冲和董平则带着骑兵环绕着整个战场,确保漕河镇一个人也逃不出去。

????这是一场毫无悬念的战斗,宣赞不过三千人,虽然刚刚被宣赞鼓足了勇气,但这些宋军根本没怎么上过战场,面对面的厮杀时顿时被杀得一边倒,平阴军每班每排都组成了小阵,近的枪刺,远的弓射,宣赞带着亲兵几次突击都被朱仝或姜信泰挡了回来。

????宣赞此时满脸是血,他看着被包围屠杀的军士,狂吼一声,手握大刀再一次的突击,朱仝深恨他抓了雷横,喝道“让我来生擒了他!”

????宣赞见平阴军中闪出一员战将,也有着临死抓一个垫背的心理,嘶吼着扑了上前,朱仝手中朴刀猛地一个上挑,挡住了宣赞的一刀,二人齐声大吼,两把大刀都疯了一般向对方身上招呼,但只数招,朱仝就落了下风,毕竟宣赞是以死相拼,几乎都是以命换命的招式,朱仝哪里愿意和他换命,一时间居然被压制了。

????朱仝又气又羞,脸涨得通红,此时战事渐渐到了尾声,见事不可为的宋军大都投降了,唯独宣赞和他的亲兵还在拼死战斗。

????姜德也和许贯忠一同进城了,看着二将相拼,身上都有了伤,要不是二将都穿着良甲,早就该躺下一个了。

????“宣赞,你看看四周,难道你还要死人吗?”姜德大声喝道“此战乃你等挑起,难道你就不该让这些军士活着回家吗?”

????姜德的吼声中带着内力,一下子将二将从厮杀的氛围中喊了出来,宣赞通红的眼睛渐渐清明了起来,他四周看了看,发现只剩下自己不到二十人被包围了起来。

????他仰天长啸道“都住手!”

????朱仝慢慢的收刀退回本阵,早有医护兵冲上来帮他解开战甲,包扎伤口。

????“你可是平阴侯?”宣赞看向姜德问道。

????“本侯便是姜德。”姜德上前说道“宣郡马,你们都是我汉家将士,应该死于保家卫国,而不是此处,还请郡马以将士性命为重,放下兵刃吧。”

????宣赞回头看来看自己的亲兵,叹息了一声说道“某家得郡王大恩,却害死了郡主,已经是大错,焉能再害郡王?”说罢,倒转刀口对着自己的腹部便捅去。

????“庞万春!”姜德话音未落,宣赞就先哀嚎了一声,一只箭矢正中他的小臂。

????“生擒!”姜德喝道,数十军士猛扑了上前压住了还想拿刀的宣赞,姜德看向其他宋军“你等还想顽抗吗?”

????这些军士对视了一眼,纷纷放下了兵刃。

????漕河镇被平阴军攻克!

????姜德马不停蹄,留下受伤的朱仝守卫漕河镇,率其余兵马继续向仙源进发。

????——仙源

????仙源也就是后世的曲阜,做为圣人故乡,这里世代的县令或主簿都是衍圣公府中人,甚至在之前九品中正制时期,兖州的知府几乎都是孔家子弟。

????但姜德的目标却不是仙源县城,而是仙源县城外的衍圣公府。

????衍圣公府并不在城内,而是在城外,毕竟,对于衍圣公府来说,县城实在是小了些。

????至于安全问题,别说衍圣公府外的厢军,就是府内,也有数百家丁,哪里有毛贼敢惹上门呢。

????但当平阴军正在逼近的消息传来时,衍圣公府百年的安宁顿时被打乱了。

????“你...你再说一遍!”当代衍圣公孔端友听着家丁来报,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家主,小人亲眼所见啊,那骑兵的烟尘都遮天蔽日了,要不是小人马快,都不一定回得来。”

????“刘豫匹夫!竟然敢放贼军到仙源!”孔端友又急又气,他看向边上一人问道“从父,你说那姜德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侵犯我衍圣公府吗?”

????被称为从父的是孔传,乃孔子四十六代孙,他是此时衍圣公府内辈分最高的人。

????孔传连想都没想就说道“他一定会!他不仅仅会,还会逼迫我们承认他是山东之主!

????子交,此事万万不可报以万一之幸,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孔端友急着搓手道“仙源兵马不到三千,虽然可以紧急召集上万壮勇,但我怕不是平阴军的对手啊。”

????孔传摇头道“老夫不是要家主迎战,而是要家主立刻带着家宝离开仙源,取道徐州去开封找朝廷求救。

????贼军之势,远远超过吾等之前所料,仙源必破,但圣人牌位却不能被贼人玷污。

????家主当带“孔子及亓官夫人楷木像”、“唐吴道子绘孔子佩剑图”和“至圣文宣王庙祀朱印”等物立刻离去,留下一族人和贼人周旋。

????如此一来,日后无论朝廷和平阴侯谁胜谁负,吾族都可以继续在此安身立命。”

????听到这话,孔端友愣了一下,问道“从父难道以为拿姜德可以成事?”

????孔传抚须笑了一下,先让四周下人退下,然后说道“自汉高祖斩白蛇以来,历朝历代哪里有过三百年的国祚?

????东汉西汉实为两朝,均为十二帝则乱,魏晋不过百年,隋二世而亡,唐虽先后有二十一帝,但却是因明君频出且无外患。

????而我朝,已经九帝,又有金国兴盛于北方,其形极似五胡乱华之前兆,天下大乱在即也。

????老夫以为,天下不过乱治循环,如天下再乱,宋不亡于金,便是亡于这姜德,既如此,何不先投下一子,以备无患。”

????孔端友还没到孔传这个年纪,有些事情虽然脑子里会想,但要他这样赤裸裸的说出来却做不到,他吸了口气,又问道“这姜德可是一直反对我儒学的,其麾下天翔学子,多学杂学,这...”

????孔传哼道“难道他比昔日的曹操还要霸道吗?曹操为了弘扬法家,杀边让、孔融先祖,可后来呢?还不是要靠我儒家帮他镇守天下?

????别看他此时对儒学不屑一顾,可这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是让皇帝安稳的无上法门。

????日后他如果当了皇帝,难道就不想子子孙孙都当皇帝?

????只要他想,难道还能离了我儒家?”

????孔端友仔细一想,不由大以为然,在他心里,只要孔家的地位能保持,只要孔家能千秋万代下去,其他的都可以无所谓。

????孔端友立刻找来自己的胞弟孔端操留守,自己带着核心家族成员,携带家宝南下徐州去了。

????——

????姜德的大军正在慢悠悠的向仙源靠近。

????“许先生,现在的仙源应该已经得到消息了,你说是泗水的援军先到,还是兖州的援军先到呢?”姜德骑着马对边上坐在车中的许贯忠问道。

????“按照路途,应该是泗水军先到。”许贯忠回道。

????姜德点点头,说道“但我要的是兖州,不知道兖州战况如何了,刘豫奸诈,我担忧师兄过于刚正了。”

????许贯忠笑道“侯爷莫要担忧,卢军长已经是沙场老将了,何况只是要困守兖州罢了。”

????“有斥候来报!”李忠指着远处说道,姜德看去,见一骑飞到自己面前,拱手报道“报侯爷,仙源县城门大开,似乎不战而降。”

????“不好!”姜德咬牙道“我小看了孔家的无耻,他们居然敢不战而降,如此一来,我军围魏救赵的计划就失灵了,反而会被兖州知道卢军长的虚实。快让林冲和董平来见我!”

????没一会儿,林冲和董平便来到姜德的面前。

????“二位将军,仙源已经城门大开,我猜测孔家已经逃走了,如果让兖州知晓仙源已破,那么我们要拿下兖州就要不少功夫了。

????董将军,你带一千骑兵,立刻去西边泗水渡口,确保仙源无人逃亡兖州。

????林将军,你也带一千骑兵,立刻过泗水去兖州以北,也一样,不能有人从仙源逃往兖州。”

????二人拱手遵命,姜德再喝道“传令三军,加快行军,赶往仙源,再分派兵马,给我围住那些儒家大族!”

????“遵命!”

????——仙源城

????平日里游人如织,学子众多的仙源城此时却是家家闭户,门可罗雀,没有守卫城池的兵马,但也没有欢迎的人群,似乎这里是一片死地一样。

????姜德来到仙源县的县衙,看着被高挂在县衙门口的印章,一个衙役都头等在那里,见到姜德等人拜道“孔县令见大军前来,不忍生灵涂炭,故而挂印封库,已经离去了,临走前让小人祈求侯爷看在同为朝廷效力的份上,勿要劫掠百姓。”

????姜德立刻明白了孔家等人的心思,这是在告诉自己,不会给自己捣乱,但也请不要危害他们的利益。

????劫掠百姓,有什么百姓可以劫掠?还不是他们这些儒门大族。

????“侯爷,当代的衍圣公已经逃走了,留下来的是他的胞弟孔端操。”许贯忠走过来报道。

????“兖州还没破,不急的见他们,先晾一下也好,让当地谛听局的人将各家关系整理为文报我。

????另外,泗水还有数千兵,尤其祝彪在那,必须生擒后血祭即墨城外的亡灵,让姜信泰率本部兵马去拿他。”

????“属下这就去办。”许贯忠退下后不久,董平和林冲都来了战报,各截获了不少儒门信使。

????姜德招来众人问道“我本想围魏救赵,引蛇出洞,但现在魏没了,你等如何看?”

????庞万春拱手说道“侯爷,有我的火炮在,何必如此麻烦,给我半日,必可砸开兖州。”

????许贯忠摇头道“不可,兖州兵虽少但将勇,帅虽弱但心齐,据我刚刚得知,兖州军不少中坚军官都是此处儒门大族子弟,没有得到各家主命令,轻易不会投降,即使我军攻破兖州,近战损失也不会小。

????侯爷,我军的大敌可不是刘豫,如在兖州折了锐气,此战就虽胜犹败了。”

????姜德点头道“正是此理啊。”

????一个参谋起身说道“既然如此,我军已经攻破兖州,何不让这些儒门写信劝降。”

????姜德摇头道“如此还不如强攻。”

????这里面有很深的政治博弈在,姜德不想解释太多。

????“侯爷,如能有儒门大族子弟能去诱敌就好了。”又一个参谋起来说道。

????“活的不可信,不如让死人去。”一人说道。

????“死人?张普,你仔细说说。”姜德觉得有趣,寻声问道。

????张普是此次出征的副参谋长,是许贯忠的副手,长期为许贯忠左右,他起来说道“我军有骑兵之利,真的让一人全须全尾的去兖州,反而不可信,不如找一儒门核心子弟,携带书信,书信字迹也不需要太清楚,大可被血汗所污,再派数军士将其射杀,令其伏在马上奔向兖州,其余的事情,兖州城中的儒门子弟自然会为我们去做的。”

????众人一听,大觉得是妙计,姜德回头问道“可有平日作奸犯科,但却未走的儒门子弟?最好为孔家。”

????边上的当地谛听局负责人立刻回道“有一人名为孔祥,按辈分还是衍圣公的叔叔,今年已经四十,却还是到处招花惹草,尤其喜爱良家少妇,只是因为是孔家嫡系,故而无人敢问罪。”

????“就是此人了,另外还要麻烦许先生仿照信件一封,林将军那里就有缴获,令其立刻送来。”姜德对许贯忠说道。

????“遵命!”许贯忠应道。

????“传令卢军长,一旦兖州军出城,务必截住其归路,不可有误!”

????“遵命!”

????魔冥王说

????孔家迎威廉的事情的确在日报和章太炎的书中有记载,但确实是孤证,不知道是确有其事还是被抹掉了其他痕迹,但既然日报有说,还是暂定为真的吧,毕竟,这的确不是第一次了( ̄ε(# ̄)